作者:梵兔
著作权归作者所有。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 

齐国的绝地反击——田单和他的火牛之阵

齐国当时是个什么情况呢?当时的齐王齐湣王,受了苏秦的反间之计,使齐国落于被秦、燕、三晋五国联军大举进攻的下场,燕军于半年内接连攻下齐国七十余城,灭了齐国,仅剩莒(今山东莒县)和即墨(今山东平度市东南)两座齐国孤城未能攻克。

齐湣王自然也挂了。

 

所以当时的齐国,是无国无君,无臣无民,只有两座孤岛一般的小城

(这是齐国被灭的时候,燕国的紫色里面的两个蓝色小圈圈就是仅剩的那两座孤城)

 

田单这个人呢,是当时齐国皇室的远房旁支,齐国灭亡之后,他逃到了即墨,坚守孤城。

当时整个山东半岛都只剩下这两座小城了,即墨被围,燕军虎视眈眈,可谓是绝境了。

但田单没有放弃。

军务方面,他利用两军相持的时机,集结7000余士卒,加以整顿﹑扩充,并增修城垒,加强防务。

但是他也深知,光准备好防守是没有用的,只要城门外的燕国大将乐毅在,即墨城被攻破是早晚的事。

于是他又派人入燕行离间计,诈称乐毅名为攻齐,实欲称王齐国,故意缓攻即墨。当时的燕王本来就不爽乐毅久攻即墨不克,果然中计,于是派燕将骑劫取代了乐毅。

乐毅没地方去,投奔了赵国,而骑劫的能力大不如乐毅。

燕军将士都很爱戴乐毅,乐毅的离开让燕国军心动摇。

同时田单也没闲着。

首先他开始放话,说“哎呀我好担心啊,怕燕国人会把我们齐人的俘虏的鼻子割掉,让后让这些被割鼻子的齐人来打齐人,要是他们这样做的话,我们肯定下不了手啊。”

骑劫听了心想,有道理,于是把齐国俘虏的鼻子都割了放到阵前。齐国将士见了那个气啊,对燕国的恨意又加深了一层,同时也很害怕自己被俘虏了也被割鼻子,又痛又丑又没有尊严,于是守城决战之心更胜。

这还没完,田单又说:“哎呀怎么办,我们城里很多人祖先的坟墓都在城外呀,燕军要是挖了我们的祖坟,那我可要痛苦死了。”

骑劫听说了,开心死了,立马下令去挖齐人祖坟。

这样一来,即墨的军民对燕国的愤怒值已经达到了顶点。

但是田单很聪明,他知道要隐忍。他命令即墨城内的精壮男子都藏在城内建筑里,然后让老弱病残和妇女去城墙上守着。派使者去燕营放话我们要投降啦,还让城里的土豪去找骑劫,各种送礼,边送边说:“哎呀这城眼看着是要撑不下去了,投降是早晚的事,到时候降了将军你可要看在这些小钱钱的面子上,对我家好一些啊~~~”

燕将收了钱,hin开心,围了即墨三年的燕军听说对方要投降了,也hin开心。他们以为他们终于可以回家了。

田单心想,呵呵,想得美。

于是,在不久后的一个月黑风高之夜,田单放出了早就准备在城内的千余头牛,角缚利刃,尾扎浸油芦苇,披五彩龙纹外衣,点燃牛尾芦苇,牛负痛从城脚预挖的数十个信道狂奔燕营,五千精壮勇士紧随于后,城内军民擂鼓击器,呐喊助威。

燕军正在营帐里想着啥时候能回家呢,突然看见前方火光冲天,火光中无数角上有刀﹑身后冒火的怪物直冲而来,哪里还有心思打仗,全都吓了个半死。齐军勇士乘势冲杀,城内军民紧跟助战,燕军夺路逃命,互相践踏,骑劫在混乱中被杀。

这场打响齐国复国之战的阵法,史称“火牛之阵”。

即墨之战赢了,燕将骑劫被杀,齐国境内的燕军群龙无首,再加上火牛之阵给死里逃生的燕军留下了眼中的心理阴影,整个齐国燕军都人心惶惶。

而与之相反的是被燕国统治了几年的齐国臣民听闻即墨大劫,又重新燃起了希望,搞事情的搞事情,投奔田单的投奔田单,联系亡国旧臣的联系亡国旧臣,上下一心,很快复国。

 

(这是复国后的齐国,疆域基本跟灭国前差不多)

 

众所周知,秦灭六国,顺序是韩赵魏楚燕齐,齐国是最后一个灭国的,但如果没有田单的置之死地而后生,齐国在公元前284年,就已经亡了。

说田单力挽狂澜,给齐国续了60年,应该毫不为过~